红与黑:10万 爆款如何腾笼换鸟

作者:wmyl88.com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22 15:22    浏览量:

>

  红与黑:10万 爆款如何腾笼换鸟

  父亲热衷虚夸的标题党文章,但女儿认为只靠噱头赚流量是跑偏,不代表未来方向

  诚然代际抵牾跟理念差异无奈用亲情完全消解,但父女俩也在试着彼此理解

  女儿固然看不上父亲的营销方式,但也常常帮父亲修改文章。 

  林静试着去懂得父亲:他是一个只有中学学历的农民企业家。

  “没办法做到和父亲朝夕相处一起共事,但又在精神上极度依靠。”林静这样形容她和父亲林春芳之间的关系。

  不懂电脑、年逾50的林春芳最引以为傲的是:他能在大山里,为自家山庄写出一个又一个10万 。

  90后的林静却说,山庄就是这样被父亲黑到红的。

  她说:“我做了一些在同辈人眼里格调满满的事,但每每想到本人家的问题,都有种深深的疲惫感,以及无奈替父亲分忧的愧疚感。”

  女儿的两个绰号

  戴着圆圆的大框眼睛,扎着丸子头,发稍微微卷起,九分阔腿裤,厚厚的牛仔外套,跟名义精练的林春芳比起来,林静看起来要慵勤很多。

  林静曾经有过两个绰号,都是和林春芳有关,确切地说,是和父亲对自家的黄土岭山庄的宣扬有关。

  一个是“窑鸡的女儿”:山庄初创时,林春芳炮制了一句广告词:贾君鹏,你妈妈喊你去黄土岭山庄吃窑鸡。

  面包车载着他被喇叭放大后中气十足的声音,喊遍台州城区。林静被同学送了这个绰号。

  林静认为有点争脸。

  二是“百花公主”。两年前,林春芳突发奇想在山庄里建了一个百花谷,号称打造儿童影视基地。

  林静不同意这个主意,但又制止不了父亲。她不爱好这个称说,还勒令友人们不要转发父亲的这个新名目。

  1993年出生的林静曾在中国传媒大学学习戏文专业,学业结束之后,她原本想留在北京发展,但2016年被父亲号令回家。

  “我特别渴望她帮我打理山庄的宣传,尤其是新媒体的营销。”在林春芳的叙述中,女儿是被他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”劝回来的,“我给她算了一笔账嘛,一个女孩子在北京,压力太大,回来轻松些。”

  “我才不在乎这些,主要是由于他一哭二闹三上吊嘛。”林静简单做了总结:林春芳告诉她,他贷款两三百万投到山庄,“我怕他把自己折腾进去。”

  回到台州的林静并不按照父亲的打算来打理山庄宣传,反而时时因为理念不同,和林春芳争吵。

  一开始,不会用电脑的林春芳时一直把他酝酿好的文章写在纸上交给林静,让她打出来、修正。

  “后来,我就不帮他了。他写的货色太虚夸。”林静随口快速背出多少个题目,“什么‘老黑村长泣血问苍天,谁杀了老黑村长的宝贝’,实在就是两只松鼠打架,从树上掉下来摔逝世了;什么‘这一群气势压人��的鹅,生要一起,去世要同穴’,切实是咱们的一道新菜,火焰鹅。”

  一个撇清一个自豪

  还有让林静不能容忍的是,父亲公号的文章不讲究排版、格式,文字图片一股脑堆砌,“还有许多错别字。”

  林静的友人给她发送林春芳炮制的一篇10万 推文,“我点开一看,标题就有两个错别字。为什么这样的文章还会有人看。”

  林静回来没多久,就荡涤了林春芳的民众号,把里面她觉得标题党的内容统统删掉,包括第一篇10万的“黄土岭惊现巨蟒“的文章。林春芳说这条蛇已经比个别的蛇大很多,林静认为这条蛇远远不到蟒的程度。她称之为:我父亲假造的蟒。

  这是一次典型的父女对如何营销的分歧。

  山庄里走一遭,两人的这种不合无处不在。山庄新打造的百花谷内,门口处破着一个牌子,那是一张园内漂亮的风景照,满眼绿色。

  “照片是我拍的。”林静说,又即时指着上面的一行字,略带嫌弃地说:“这不是我想的。”

  那是两行红艳艳的广告语:2018网红拍摄地,转发量已超160万,谁在此拍照谁就红。

  “这是我想出来的!“和女儿的极力撇清不同,林春芳高声否定,带着点自得。

  林春芳的山庄内种了良多芭蕉树,这是他引以为傲的亮点。我问他,有多少棵。林春芳想了想说有快一千棵。

  林春芳离开后,林静小声说:“这芭蕉树我是没数过,兴许就五六百棵,他也可能说是快一千棵。我只能说,咱们的文字博大精深。”

  林静不喜好父亲做广告的方法,但又无法说服林春芳,“你写的货色好,有多少人会看;我的文章,阅读量高你百倍!”

  对此,林静无言以对,她和朋友经营的公众号内容确实不10万 。

 

1 2 下一页

上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新闻推荐



关注官方微信

Copyright ©2002-2018 一分pk10www.wmyl88.com 版权所有